南山RDJ

人不在,扩列请走QQ2751859659,背景来自我的专Karen@MÎrlos

「晚安,好梦」

因为画画在瓶颈期所以画不好我提前准备了一篇文章送给@淹死的鸥鹭  等我瓶颈期过了我重新补!!耶!!

两次艾特太太会不会烦()




#cp 安雷


夜深,天气貌似很不错的样子,正值春季,夜晚的幽暗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春夜里的花香瞒不住,一阵阵的幽香扑鼻而来.

「阿嚏---!」

一声并不是怎么和谐的喷嚏声突兀的传到男子的耳朵里,他眉毛皱了皱眉,眉宇之间明显的担心显露出来,他脱下自己的外套帮旁边的人儿穿上,揉了揉他有些凌乱的头发,轻声说:“喂,你没事吧,看样子你有点感冒啊,要不然我们回去算了。”

“呸,还不是你带我出来的,要不是你带我出来我现在哪有那么夸张⋯⋯阿嚏⋯⋯!”被披上外套的那个人愤愤地说着,说到一半又打了个大大的喷嚏。

“那你还能不能喝啊。”

“能!肯定能!你可别太小看我了⋯⋯阿嚏⋯⋯!”

“我看你这样⋯⋯还是⋯⋯”

“什么啊说了就要去,走走走。”安迷修扯了扯雷狮的衣服,说着。

“⋯⋯”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“老板,来几串,顺便来两瓶啤酒。”雷狮把某安安顿好了对着老板说。

“你喝不喝啊安迷修。”

“不喝。”

“唉?你不喝酒啊,没想到啊没想到。你该不会是不会喝酒吧。”雷狮挑眉笑了笑,紫色的眸子里闪过一线捉摸不透的光。

“不可能,来来来我喝喝喝喝。”

“好啊我们比赛?”

“比就比!”

安迷修拿过一瓶啤酒,咕嘟咕嘟喝了起来,喉结上下蠕动着,不一会一瓶就见底了,接着又拿过一瓶,咬着牙喝了下去,脸已经开始泛红,雷狮脸色平静,没有任何反应,打趣似得看着安迷修。

喝到第三瓶,安迷修都已经站不稳了,还在逞能喝。

“喂,你喝醉了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我叫什么名字?”雷狮挑逗似得问。

“大喵喵⋯⋯喵”安迷修嘀咕着。

“?????等等什么???什么东西???”雷总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事情,大声问道,嘀咕了好久,发现没有人回应,侧头一看,安迷修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。

“还说自己会喝酒呢呵呵呵。”雷狮沉默了一会,打横抱起安迷修准备走。他很冷吧,在他怀里一直颤抖着,不停的往他怀里靠。

“笨蛋。”

雷狮低声说。

不能喝酒就早说嘛。

灯光印在怀中人的脸上,雷狮嘴角扬起,在他白皙的额头落下一个吻。

“晚安,好梦。”

end

评论(4)

热度(34)

  1. 淹死的鸥鹭南山RDJ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码住回家看!谢谢亲♪(๑ᴖ◡ᴖ๑)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