鹤原HX

人不在,扩列请走QQ2751859659,背景来自我的专Karen@MÎrlos

「Thomas×Minho」猎物.
#灵感来自于Maroon5的《Animals》.
#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彼此.
#献给我亲爱的鹜
@星无旁鹜 

-Chapter one.
Minho已经连续盯那个正好处在他的视线四十五度角的男生好久了,准确说,是已经七周零二天了。

那个男生好像是一个很乖的男孩子,拜托,那洁白的找不到一点污渍的衬衫,正如他洁白无瑕的心一样。永远柔顺的乌黑光亮的头发,那白皙的脸和和长长的睫毛。还有⋯⋯他的眼眸。

那是一对黑色的眼眸,在阳光照射下这黑色的眸子渗透进了榛子色的光,犹如一方深幽的潭水,像平面的镜子般通透过水面,丝毫不起任何波澜。还有他会笑的眼睛,哦,该死,惊鸿一瞥,如同太阳初起,晨曦淡淡的涂抹在他的脑海里;如同风儿拂面,他妄想抓住那一缕青丝永存于怀;如同鱼尾触水,荡漾起一圈一圈细小的涟漪。

他从来没有看见过他笑过,薄薄的嘴唇从来没有上扬过,他的脸永远只那么苍白,除了那一双充满生命气息的眸子。

每个晚上,都可以听见他父母的争吵声,厮打声,咒骂声。很显然,他没有一个和谐的家庭,甚至他看见过清冷的月光撒在他的侧脸,像是波光粼粼的银河伴着浩瀚的星辰来到人间,四周极其安静,可以听见眼泪顺着他那美丽的眸子掉落下来,掉落在地上,发出异常沉重的声音,在Minho心中,他只听见了如轰雷般巨大声的“啪嗒”声和好像如在虚幻中的下坠感。

没有草丛里细微鸣叫的虫音,没有远处小溪潺潺的流水声,听不见自己的呼吸和不知不觉中落下的眼泪。他有一种强烈的,向前的欲望,他想要揽住他瘦削的肩膀,想用温柔的话语在他的耳旁低声喃语,想像一位朋友一样陪伴着他。

说实话,Minho对自己的身体感到非常自信,因每天在外奔波而隆起的肌肉,只是⋯⋯形象有点差。肮脏的衣服,如鸟窝般糟蹋的头发。

但是,他不能。

他很清楚自己是谁,是如何破烂的一个东西。他很清楚自己喜欢他,No,是爱。

是的,一个拾荒的人,深深爱上了这个,如此,看上去很正常的男孩。

哦,Minho不清楚该这么形容他了,但是他不可能遇见他,不可能会有一次与他交谈的机会,不可能与他吐露自己深在心底的爱意,更不可能共享床笫之间的快感。

是的,一个拾荒的人,怎么可能拥有这些。像爱,亲情,温暖,朋友之类的东西。那些是远在天边的月亮,努力伸出双手却触碰不到,随着时间如流水般残忍的自己的身上留下了不可消灭的印记。那月好像蒙上了一层朦胧是白纱,越来越远。

遥不可及。

在Minho二十六岁生日前,也就是二十五岁生日的时候,没有蛋糕,没有烛火,没有祝福。在街角微弱的灯火下,他许下一个愿望。

“ God, let me see that boy.”

月下灯灭。

-Chapter two
(One Year Later)
一日清晨,天气并不怎么好,乌云盖顶,让他觉得有点心慌,他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,心里像被刀绞一般,无数只刀子横冲直撞的插入胸口。

他迫切想要见到那个男孩,他预感⋯⋯喔,他可笑的预感,他预感他心爱的男孩今天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,因为昨天他看见一颗熟悉的星陨落了。

他坐在破烂房间的一角,在方块般大小的“家”里来回渡着步子,从东边走到西边,从太阳在这个无聊的世界升起又即将落下,紧皱的眉头失踪没有松开。

“No, I must go and see him.”Minho心中想着,推开了已经无法挡风的门,门痛苦的发出吱呀吱呀的破碎声。好像是来自他心底野兽小怒吼。

他走出门,迎面来到了马路,他的目光已经盯住在那不远处的蓝顶房子那,那是“他”的家。

已经等不及绿灯,四周没有车驶过,他迈出了第一步。

世界陷入了黑暗。

在他醒来的时候,同伴的眼神直直撞上了他,他听见了那个不好的消息。

“When you were in a coma, your boy's parents divorced, and no one wanted him. He cried for a long time. Hey, what did you miss?”

同伴停了一下,好像在酝酿什么。

“ If you want to find him, I would like to see him still in the city.”

看看你啊,臭Minho,你这个混蛋错过了什么。

Minho咒骂,想要起身去找那个男孩,至少他还在这个城市,而且,他需要帮助,不是吗?

下了床,他站直身子,发现自己的右脚竟然站不稳,试着向前走了一步,该死,竟然轻飘飘的。完全使不上任何力气,这样他该如何奔跑?自己本身就已经够差劲了,现在他是个半残疾人了,他该如何接受他?

虽然只是臆想,完全不可能达到的事情,可自己的心情依旧低落到了极点。他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,再也没有任何希望的羽翼可以带他上去飞到彼岸了。

“Damn, what's wrong with my right foot?”Minho骂。道

他的眼睛里满是虚假的歉意:“ Sorry, brother, your right foot is crushed. It's good to keep it.”

PS:是个小长篇,十年后写完吧差不多,有人看就写,没人看就只给鸭鸭看,哼唧。

评论(2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