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山RDJ

人不在,扩列请走QQ2751859659

皆非

快看我的小兔崽子

填鬼名字啊不填了:

原创短篇 || 无cp向 || 清水 || be
BGM皆非



       张弋泽第一次觉得难过。


        他走过那么多地方,看过那么多人,那么多事,他知道人事皆非这个道理。他说要放下一个人容易,放下一个熟悉的人特别难。


        陆北一经常跟他讲,说他要是有福,也就在这城市里,找个老婆,和兄弟们一起打拼。就这么过。


        就这么过,这句话张弋泽记得,但陆北一忘了。普普通通的突然有一天中午,陆北一说出去抽支烟,晃一晃,找到家不错的小酒馆就打电话叫他出来吃饭,吃点好的。


        张弋泽就等着电话等到了一点,打电话来的是个女的,说,是陆先生的朋友吗,陆先生在路上出了车祸,在××路,第二人民医院4楼抢救。干净利落的女声却堵得张弋泽心慌,他回答,哦哦,好,马上来。挂了电话,嘟嘟嘟的电音都让人害怕。


        他骑着摩托车一路风驰电掣,心里骂着陆北一走路知不知道看着车。眼前的景都迷蒙着向后退去,二院的路说实话真不常走。


        医院里的酒精味儿重的很,小孩哭,家属谈话,还有急匆匆不知道是谁的脚步声。张弋泽就干干在抢救室门外等着,等了一个又一个小时。


        后来,一间病房里经常看到躺着一个带去了一切的人,坐着一个想把他带走的东西找回来的人。陆北一的眼睛总算有一天睁开了,可他看到的也只是陌生的世界。“老陆!老陆!”张弋泽喊着,他从没有比这时更期待一个人回答的时候了。


        护士跟他讲,小声一点,病人需要安静休养。


        良久,他终于知道再怎么讲都白费。张弋泽想了想,小心翼翼地不像个大男人,问陆北一:“我问你…你记得我吗?”无人答复。“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吗?”无人答复。陆北一的眼睛看着张弋泽,有时又看看前方关着的电视机。他好久都没说话,最后无奈地摇摇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 其实医生早就跟他说过,陆北一失忆了。他又不肯听。但张弋泽总要被事实说服的。离开座位,他说他去门口抽烟。


        烟圈散在黑夜的天里,茫茫乱乱,张弋泽坐在灯火照不到的地方,背靠着一片星空,点一支烟。一点火光在微风里好似晃动,连烧下的烟灰都被吹得找不到踪迹。


        张弋泽看着天,想着现在的境遇,就开始回忆以前。陆北一有时候哭,要么是失恋了,要么是做的设计没卖出去,这时候啊张弋泽就骂,骂他一个男人,哭什么哭。现在想想骂他干嘛呢,现在自己眼睛都干巴巴地疼。


         他还记得陆北一刚到这个城市的时候,经常说,想到S山上玩玩,说了几年,还没时间去过一回。人还没康复,张弋泽就没办法带他去。叼一支烟,背着包,踏上长了青苔的山路。不知为何,陆北一出事以后,张弋泽的烟抽了一盒又一盒,都是烈得呛死人的牌子。换从前他一盒中华都能抽好久。


        S山深处有个悬崖,好多本地人都不知道,他就静悄悄地掐了烟头,穿过树林走过去,坐在石头上,看着对面的峭壁,对着自己说了一句又一句,又像是凭空向谁胡言乱语,时不时再骂一两句,仿佛疯癫。


        山的断面崎岖不平,深渊底下有条清澈的溪,坐久了,他站起来,大呼一声“老陆!我想你了!”山里的回音一声又一声,复制着他的叫喊,但他好像在寻找,找回音里有没有一句“我也想你了”。


        上班,回家,跑医院,这几乎就是他生活的全部。张弋泽拍了S山的景给陆北一看,说,这是你以前想去的地方。“真好看啊,等我病好了你能带我去看看吗?”张弋泽说好,看着陆北一笑得像个小孩,心里都像撕裂。


        陆北一能出院了,也如愿以偿,张弋泽第一件事就是带他去S山看。又去到那个悬崖,两人在树边坐下,张弋泽掏一包烟,拿两支烟,看着陆北一欲言又止,把递烟的手又缩回去了,他想起来医生的话,现在陆北一不能抽烟。


        黄昏已临,山与山间漂浮着诡谲的雾。烟头上星火一点,颜色如同第二个夕阳。张弋泽吐着烟圈,看着对面,沉默着沉默着。“你又在想陆北一了吗?”身边的人问。他苦笑着说是。“哦,猜对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话过又沉默,耗着时间,在这里待了很久,一直到两人拥抱着漫天星光,一个人看着远方,找不到自己带走的故事,一个人手里捧着一段故事,脸上泛着两道流光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是挺想他的。”他抹一把脸说着,迎着风迎着一段灿烂星河,走到悬崖边上,声嘶力竭地喊,“老陆!我又想你了!”


        这次连回声都微弱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点燃一场支离破碎的美梦
看光阴散落下的满眼飞鸿
遥不可及的相守 咫尺天涯的相拥
在繁华落空时 他们相逢
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皆非》马頔


-END-

评论(2)

热度(7)

  1. 南山RDJ填鬼名字啊不填了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快看我的小兔崽子